您好,欢迎访问科大集团官方网站!

山东科大集团

示例图片三

4007910007

销售直线传真:+86 533 3586899

邮编:255086

传真:+86 533 3586899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销售领域更替频繁、新势力人才回流加速,车市剧变、人事亦变

2020-08-20 山东科大集团 阅读

1.jpg

今年初至今,从六大汽车集团包括掌门人在内的高层更迭,再到民营车企的例行调整;从跨国车企的人事变动,再到造车新势力队伍的人才布局与转型,车企人事变动之频繁、范围之广泛、调整之深入,可谓前所未有。据不完全统计,即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今年共有近百位车企高管进行了岗位调整。可以想见的是,在市场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高层管理者的主动“转场”也好,汽车企业的正常人事调整也罢,今年乃至今后一段时间里都将只多不少,人才“迁徙”将成为新形势下的新常态。


今年,国内车企的人事调整规模之大可谓空前。6月18日,徐平退休,兵装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一职由许宪平接任,随后,旗下的长安汽车迎来了新掌门人——朱华荣,张宝林卸任;同样是在6月,奚国华调离中国一汽,一汽集团总经理的职务再度出现空缺,不过仅仅过了1个月,已经出任一汽集团副总经理4年的邱现东“接棒”;7月31日,徐和谊退休,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职由姜德义接任;日前,东风汽车方面传出,杨青任东风汽车集团董事、党委副书记,不再担任副总经理职务,程道然不再担任董事、党委副书记职务。


今年以来,车企高管调整并非只出现在中国车企中,近两个月来,大众集团也展开了一场自上而下的“人事变革”。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迪斯,6月8日,大众集团对外宣布,迪斯不再兼任大众品牌首席执行官职位,由大众品牌首席运营官Ralf Brandstaetter接任,而迪斯则继续担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继续带领大众集团转型;7月,大众集团重型卡车部门Traton发表官方声明,Traton的首席执行官Andreas Renschler将从7月15日起离开,由Matthias Gruendler接任;上月底,斯柯达品牌首席执行官也交出帅印,继任者将在8月选出。此外,大众集团的软件部门负责人也于近日离职,由奥迪首席执行官接管该部门,大众品牌的采购主管、车型开发负责人也均在近期离开了大众品牌。


审视当下,全球汽车市场都在疫情冲击下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中外汽车行业都处在战略调整的关键时期,企业的战略定位和规划方向将在新形势下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这也是中国汽车行业管理部门和国外车企集团投资人进行企业高层调整的直接原因。但必须指出的是,有合格的掌门人还远远不够,在面对产业升级转型时,企业只有真正敢于自我革命,有主动变革的决心,才能不惧挑战,从容应对。



除了掌门人的变动外,今年车企一些关键岗位的人事调整也格外频繁。今年年初,时任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首席技术官(CTO)、路特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冯擎峰分管吉利品牌和几何品牌营销,原统筹吉利汽车、领克、几何三大品牌的营销管理工作的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国内销售公司总经理林杰,不再分管吉利品牌和几何汽车的营销工作,专注于吉利高端品牌领克汽车的打造;3月,一汽丰田原中方负责人、常务副总经理王刚调回一汽集团,负责一汽红旗销售业务,并担任一汽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东风集团冯长军被任命为新的党委常委兼总会计师,此前担任该职的乔阳任集团副总经理,同时,4月前后东风乘用车也进行了新的人事布局,其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裁丁绍斌出任东风乘用车总经理,市川敦和陈昊担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


跨国车企同样动作频频。通用中国进行了近6年来的首次换帅。3月18日,通用汽车宣布,自4月1日起,时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出任通用汽车全球首席技术官,其职务由现任国际运营部高级副总裁柏历接掌;与柏历任命同一时间生效的还有奥立维和安世豪,前者接替的是6月底离开PSA集团的高恺霖,正式担任PSA集团中国地区业务负责人,后者则将从武佳碧手中接过奥迪中国公司总裁的重担,全面负责奥迪的在华相关业务;和奥迪主动开展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调整不同,宝马中国在6月发布总裁新任命的消息时称,刘智因个人原因离职,因此邵宾自7月4日起接替刘智,担任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裁;此外,近年来在中国市场表现不太理想的现代汽车也有了大动作,于今年3月招揽天际汽车前首席营销官向东平,任命其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向东平因此成为了北京现代历史上首位代表韩方股东的中国人。


尽管中国汽车市场近年来告别了高速增长,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但这并没有改变中国汽车市场在全球的重要地位。无论是土生土长的自主品牌,还是前来“淘金”的跨国车企,都在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尽全力争取在国内汽车市场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从今年的多起人事变动也能看出,未来彼此之间的“厮杀”必将比之前更加激烈。


2.jpg


作为汽车行业里人员流动最频繁的一支队伍,造车新势力今年遭遇的烦恼不少,除了市场表现不佳和资金不足以外,高管的离职率直线上升。


除了上文提到从天际汽车转投现代的向东平以外,3月,合众汽车原品牌公关中心总经理兼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到任上汽大通,职位是品牌公关及策略部副总监;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原副总裁陈曦出任EXEED星途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身为造车新势力第一名的蔚来汽车也损失两员“大将”,分别是用户中心前副总裁赵昱辉(Steven Zhao)和“元老”朱江,前者出任长城销售公司用户中心总经理,后者加盟福特汽车,担任纯电Mach-E项目负责人。


为何造车新势力吸引力减弱?一方面,车市“寒冬”之下,新能源汽车销量从去年开始出现下滑,加上资本市场“退烧”,一些竞争力不强的造车新势力慢慢退至市场边缘,难以留住从传统汽车企业“挖”去的优秀人才;另一方面,在经历过早期的人才队伍迅速壮大后,新势力企业出于结构调整的需要,开始精简人事体系,这主要出现在以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等为代表的头部造车新势力中。


值得关注的是,从新造车企业出走的优秀人才,成为今年上半年民营车企人才队伍的重要补充来源。在经过了长达数年的历练之后,造车新势力企业的高管已经成长为深谙传统汽车制造和新服务理念的复合型人才,这恰是奇瑞、长城和吉利这样的民营车企当下所看重和紧缺的。


人事调整既是企业拥抱变革的信号,亦是新时代下汽车行业人才建设工作转型的开端。“经济下行、结构性调整、疫情防控带来的三重压力,促使中国汽车产业加快调整与变革的步伐。”汽车人才研究会理事长朱明荣表示,面对新形势,企业需要树立新的“人才经营与管理”理念,充分发挥人才的核心作用,为行业企业的成功转型注入新动力。


注: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