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科大集团官方网站!

山东科大集团

示例图片三

4007910007

销售直线传真:+86 533 3586899

邮编:255086

传真:+86 533 3586899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迎来新高潮!商用车企业股权改革进入深水区

2020-06-09 山东科大集团 阅读

4月20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拟公开挂牌转让子公司河北雷萨重型工程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河北雷萨”)51%股权。


4月24日,一汽解放成功上市。


……




近来,商用车企业股权改革,正在迎来新高潮。


有关专家认为,商用车企业股改,是为了优化资产配置、聚焦主业、除弊兴利、借机加速转型、增强自身竞争力。

1.jpg

福田汽车股权转让耐人寻味


“改革本身就是在探索和尝试,商用车企业股改迈出的每一步,都值得鼓励和支持。”正如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所言,即使同样是股改,但表现形态上却有所不同。其中,福田汽车等企业股权转让耐人寻味。


4月20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拟公开挂牌转让河北雷萨51%股权,挂牌价格不低于2.47亿元。股权转让后,福田汽车持河北雷萨49%股权。


依照福田汽车公告,河北雷萨所有债权、债务由股权转让后的标的企业继承。至2020年2月29日,河北雷萨尚未向福田汽车清偿完毕的欠款金额为11亿元,从本项目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标的企业在4年内偿还上述全部欠款。其中,第一年付1亿元,第二年、第三年分别付2亿元,第四年付清剩余债务。


摘牌方除了需要支付收购价款2.47亿元之外,还要承担河北雷萨的债务11亿元,合计支付13.47亿元。


“这有利于减少福田汽车的资金占用,对未来福田汽车财务状况改善有积极作用;同时有利于福田汽车减少与其他工程机械企业的竞争并增加底盘销量,进一步提升其市场地位,继续夯实在主营业务领域的优势。”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说。


2018年8月,福田汽车以旗下工程机械业务为主营业务设立河北雷萨,注册资本12亿元。其中资产涉及北汽福田旗下宣化福田雷萨泵送机械厂和北汽福田雷萨泵送机械分公司。


财报显示,2019年和今年前两个月,河北雷萨净利润分别亏损了5.28亿元和1.93亿元。至今年2月末,河北雷萨的净资产为4.79亿元。也就是说,此次挂牌价较其净资产溢价1.21%。


福田汽车仍然面临一定的压力。2019年,福田商用车和乘用车的销量同比增长5.45%,扭转了2018年的下滑颓势。但是,2018年,福田汽车实现营业收入410.54亿元,同比下滑20.61%,净利润亏损35.75亿元。2019年,福田汽车通过投资收益实现了净利润扭亏。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转型、调整,福田汽车转型的成效正在显现。即使今年以来遭遇疫情等因素影响,其业绩仍然总体呈现上升势头。3月份,福田轻卡实现销量4.1万辆,增幅为1%。


福田汽车转让股份,有何深意?“这些动作,无疑都是贯彻福田汽车‘三年行动计划’等战略、逐步‘瘦身’的具体行动。”曹鹤认为,这显然有利于福田汽车聚焦主业、加快发展。


商用车企业属于重资产,充足的资金十分重要。通过股改、重组等方式,注入资金,盘活资产,激发企业活力和内在动力,不失为一条有效的路径。商用车企业股份制改革,可以实现三个目的:


一是建立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商用车企业股份制改造,可以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产权关系明晰化、管理科学化、决策民主化。将公司直接置于市场的竞争与监督之中,使商用车企业的经营状况能迅速透明地反映出来,商用车企业可以不断增强竞争意识、建立激励机制、提高管理水平,促进发展。


二是筹集资金。商用车企业生产发展,必须筹集更多资金,以便满足企业不断扩大再生产的需求。当前,在独资企业、合伙企业和公司制企业中,只有股份有限公司能通过发行股票,迅速把分散在社会上的闲散资金集中起来,投入生产经营中,从而增强企业的发展实力。


三是优化资源配置。通过股份制改造,能使商用车企业产权有明确的归属,便于资产流动,为调整产业结构提供良好的条件,有利于突破所有制的界限,协调各方利益,综合利用各方投资能力,优化资源配置,推动企业的专业化发展和联合,调整不合理的产业结构。


“通过股改,实现企业改革,吸引战略投资者,增强抗风险能力,提高市场竞争力,显然对企业发展是重要利好。”薛旭认为。

2.jpg

股权改革趋利避害


近年来,股权改革一直牵动着业界的神经,因为资金的注入,大家必定会关注资金的使用效果。但是,商用车领域股权改革形式多种多样。有关专家说:“商用车企业从自身实际出发,进行股权转让和资产重组,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减轻债务负担,甩掉不良资产,发展自己的主业。


近几年,商用车企业股权转让,大多是出于应对市场风险的一种选择。在具体做法上,有一次性转让、连环转让、高比例转让等不同形式。


一次性转让控股权,典型就是福田汽车。其此次转让河北雷萨51%股权以及此前转让宝沃汽车都属一次性转让控股权。2018年10月,福田汽车发布公告,拟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宝沃汽车”)67%股权,通过增资扩股形式引入战略投资者。福田汽车还表示,受让方除了需要支付相应的股权出让资金外,还需要在3年内偿还宝沃汽车对外的全部借款42.71亿元。


2018年12月,神州优车接盘。对宝沃汽车来说,神州优车恰好可以解决宝沃汽车“内销外债”的困境,也有利于其向新能源汽车转型。对福田汽车而言,这无疑是甩掉了一个“包袱”。事实上也的确如此。2019年一季度,福田汽车实现净利润8018.6万元,与上年同期亏损6亿元之间有了天壤之别,由亏转盈。


与福田汽车的“瘦身”相似,安凯客车的股权转让也曾吸引多方关注,但又有所不同。2019年9月,*ST安凯客车发布公告称,股东江淮汽车拟将所持安凯客车12.85%股权转让给中车产投。转让完成后,江淮汽车将不再是安凯客车的控股股东,中车产投将成为新的控股股东。此前,安凯客车表现欠佳,被加上“*ST”前缀,距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


中车产投是中车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有趣的是,安凯客车的“同行”、同为新能源客车制造企业的中车时代亦是隶属于中车集团的子公司。中车产投控股安凯客车后,有望依托中车时代及其已经收购的一汽无锡客车、石家庄双环汽车、重庆恒通客车、广州中车客车、常德大汉客车,形成全国范围的新能源客车市场布局。未来,不排除中车集团将旗下新能源客车资产打包整体上市的可能性。


“这些案例表明,股权转让,有利于相关企业更好地专注商用车业务,既可摆脱困境,又可争取融资,还能赢得新的转机。”曹鹤表示,无论转让方,还是被转让方,如果股权转让处置得当,的确可以给商用车企业带来新的生机和希望。


在“连环转让”案例中,就有曾经备受关注的中国重汽集团。2019年9月,中国重汽集团宣布,济南市国资委将向山东重工无偿划转中国重汽集团45%股权。此外,山东省国投无偿将其拥有的中国重汽集团20%股权的除资产收益权外的股东权利(包括表决权)授权委托予山东重工。由此,山东重工正式控股中国重汽集团。股权变动前,济南市国资委拥有中国重汽集团80%的权益。股权转让后,济南市国资委的权益将下降至35%。连同山东省国投20%的表决权转让,山东重工在中国重汽集团的表决权提升至65%,取代济南市国资委成为中国重汽集团的控股股东。


当年9月24日,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中国重汽集团对旗下中国重汽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国有股权进行转让,但后续杳无音讯。直到2019年12月,中国重汽集团再次发布公告称,拟转让中国重汽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国有产权及50.66亿元债权。时至今日,尚未公布结果。近两年来,中国重汽集团一直都在努力剥离“非主业”资产,集中精力专注于商用车。“希望能卖个好价钱,用这些钱发展全系列商用车。”中国重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谭旭光曾明确表示。


超高比例股权转让成功者中,野马汽车令人印象深刻。2018年12月25日,四川富临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匿名挂牌出售其所持有的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82.50%的股权转让底价为12亿元。野马汽车不仅有25年商用车制造历史,有年产8000辆客车及新能源客车的产能,还有乘用车业务,但连年亏损,步履维艰。不到一个月,低速电动车企雷丁汽车接盘入主并重组野马汽车。出人意料的是,今年4月1日,被全资收购一年后,野马汽车宣布进军氢燃料客车领域,并成功正向开发出一款氢燃料电池客车,再度引起了业内关注。野马汽车称,当前其已形成五大产品研发平台,涵盖纯电动城市公交、氢燃料客车、微卡和新能源物流车四大细分市场,形成商用车产品矩阵。


一家家商用车企业的股权转让,或有不错的收获,或有崭新的突破,或正在推进之中,给业界带来深深的思索。“股权转让是一种值得关注的企业资产重新配置的形式,用得好就能使企业赢得发展新机遇。”薛旭认为,在市场风险增大、疫情影响尚未完全消散的情况下,通过股权转让、资产重组等方式实现再配置,摆脱各种不利和干扰因素,集中优势资源聚焦主业,无疑有利于商用车企业加快转型步伐、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3.jpg

加速转型赢得持续发展


国内股权改革的商用车企业大多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改革,是国家做强做大国有企业的重大战略步骤。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其原则是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国家鼓励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


近年来,实现资产置换、较有影响的股权改革案例,就是一汽轿车与一汽解放的资产置换。


4月24日,一汽轿车发布了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宣布一汽轿车正式更名一汽解放,标志着一汽解放完成重组成功上市。公告同时发布了高管人事任命,胡汉杰担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朱启昕担任公司总经理。


作为国内商用车行业领军企业,一汽解放的发展之路一直备受关注,特别是近一年来与一汽轿车间的资产置换,每一步进展都令业界多方猜测、众说纷纭。


2019年3月27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购买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当年4月12日,一汽轿车公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将拥有的除财务公司、鑫安保险之股权及部分保留资产以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转入一汽轿车有限公司后,将轿车有限100%股权作为置出资产,与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1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当年9月27日,一汽轿车公告证实,上述方案获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复。今年2月18日,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一汽解放上市。3月26日,一汽轿车公告称,资产置换与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毕。4月7日,一汽轿车发布资产相关方承诺公告,对上述内容再次确认。


有关专家说:“一汽解放成功上市,赢得了一个融资的机会。这不仅对一汽集团商用车板块是个机遇,而且对国内整个商用车行业也会产生影响。”


一汽解放是老国有商用车企业。面对近年来商用车行业变革提速和全球市场竞争的新态势,改革是老国有商用车企业求生之道,通过资产重组上市来带动企业改革与转型,值得尝试。


改革、转型是一汽解放必由之路。特别是随着2017年7月徐留平掌舵一汽集团,一汽解放的改革加快。如今,回顾这两年多一汽解放在管理、研发、产品等方面的一系列动作,是时间上的巧合,更像是在为一汽解放上市“热身”。


其一,解决管理和人事弊端。一汽解放实施绩效考核,并且面向“80后”、“90后”选拔干部及后备干部,有的优秀员工仅有32岁就被提拔为传动事业部总经理助理。传统国有商用车企业吃“大锅饭”、“论资排辈”的情况由此改变。


其二,重视研发机构。研发是提升产品市场竞争力的根本。在一汽集团支持下,将原一汽技术中心商用车研发职能与一汽解放的研发体系整合,成立一汽解放商用车开发院,并随后研发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新车型。


其三,紧跟市场和用户需求。面向区域环境,一汽解放特别推出了荣耀版、领航版、质惠版、北方款、南方款、高原款等卡车产品,以适应不同的用户需求。“夏天气温高,就是在发动机熄火情况下,南方款空调还可以使用6小时,省油。”不少客户对此频频点赞。


一汽解放还整合了锡柴和大柴,避免了产品重复问题,并强化发动机事业部,发布了“解放动力”品牌。


面临当前车市滑坡、疫情影响等不利因素,困难与挑战更多。其实,上市意味着有融资的便利,还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与风险。除了熟悉上市公司的运行规则以外,一汽解放面对的主要挑战,除自身技术和产品的更新换代外,还有来自国际、国内市场环境以及5G、“新四化”、自动驾驶等新技术、新理念、新领域的挑战。业界认为认为,如果不能加速转型在技术上领先,同样前景堪忧。


当前,商用车技术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国际上,斯堪尼亚、沃尔沃、戴姆勒等几家知名的商用车企业在电动化、智能化、自动驾驶等领域呈现出你追我赶的竞争态势,就连特斯拉也推出了带有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的载重36吨的纯电动卡车semi。在国内,东风、重汽、陕汽等商用车企业也在新技术和新产品上各有所长,渠道布局上各有千秋,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同时,5G、智能汽车时代即将到来,也给商用车企带来新挑战。对此,一汽解放也积极应对。2018年6月,一汽解放成立了F事业部(未来事业部),目标是从单纯造车转向未来智能交通物流解决方案的设计、供应。2019年1月,一汽解放发布了哥伦布智慧物流开放计划,以新能源、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融合,致力于成为“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智慧交通运输解决方案提供商。在自动驾驶方面,一汽解放L4级别智能卡车已经在青岛港口正常运行。


汽车正迈向“新四化”时代,随着新技术、新模式、新产品不断增多,商用车行业也面临着诸多新问题,需要通过改革的方式去破解。有关专家表示:“商用车企业要通过股改,扬长避短,加快转型,不断提升自身能力,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诚然,商用车企业股改正在路上,还要面对更多的挑战、更多的考验。”


注: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